之宋

APH 魇 (朝耀)

cp:朝耀

私设:国家拥有自我删除记忆的能力

ooc注意

亚瑟视角较多

算…国设吧?





那是一个杯子。

混乱的指纹,粗陋不堪的技艺,以及一道道的裂纹。但看得出来主人很在乎它,分明是经过精心保养的模样。
可尽管再干净,那道道裂纹在杯面上如一张衰老的脸。
干瘪而脏污。
杯底依稀有“赠王耀”三个让王耀辨认好久才认出的中文,然而作者的署名却已看不清了。

这是王耀大扫除时发现的。

他小心翼翼的拿着它,歪头想了半天,又将它放在一边。
王耀很快就被公事缠住了身,将它抛到了九霄云外。
直到某天亚瑟来到这里。
“你……”亚瑟愣愣的看着那杯子。
他今天是被心血来潮的王耀邀来的,要知道王耀这人十分注重隐私,到他家喝茶估计也就那两个人能做到了。
“怎么?是你的?”王耀撇了眼亚瑟问。
“不是。”

那是很遥远的事了。
亚瑟坐在飞机上遥望云层。
乌黑的长发,俊逸的脸庞,白皙而修长的身体。
这样的人出现在大英帝国。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大英帝国的船上。
“你叫什么名字?”亚瑟抬起东方人脸颊问。
“王耀”
金色的眼睛直印在脑海深处。

亚瑟摆摆手表示不需要茶水,嘴里却无由的发干。
那真的是很美好的一段时光。
“耀,这、这个给你。”金发的男人低着头,红的滴血的耳朵微微发颤,递出了他的真心。
“——”
他们笑着拥抱在一起,太阳最后的光辉给了他们一个短暂又永远的剪影。

爆炸。
将那本就虚幻的梦打了个粉碎。
一个白衣人将王耀带走。
怪物。
那是个怪物。
从此,王耀再无踪迹,连同那个杯子一起消失不见。
后来当他看到《山海经》,才知道那不是什么怪物,是神兽白泽。
那个人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冷。
痛。
想笑,想哭,却什么都干不出来。
整个人都僵在那里,说不出来话。
那个时候他就死心了。

是的,他死心了。
亚瑟躺在床上,眼睛透过时空,将那段记忆尘封。
他都忘了。
他还记着干什么?

                                                               
                                                                             end.